您的位置:首页 > 房产 > 正文

母亲节征文:不朽

来源:网络 作者: 时间:2019-12-22

母亲节征文:不朽

向来多少泪,都染手缝衣。

——题记

枯叶落到泥土里,它的一生,因风而起,因风而落,却不是离别时的煽情,也不是激动时的喧闹,静静地化

作春泥,它不朽,因为他一生护花;白杨一生为边疆。风沙滚滚,黄烟漫漫,可它依旧高大挺秀,占地为根

,不恋阳光,不追雨水,它不朽,因为它一生为家;佳肴馨香入鼻,酸甜苦辣咸,组成了生活。它不朽,不

是因为它的美,是因为在那灶炉边不断沁出的汗珠和来回摆动的手。

母亲可为枯叶,一生为我;可为白杨,一生为家;亦是厨房里忙碌女主人,不为其他,只为生活。

母亲终究敌不过岁月的消磨。不知何时,她的额头开始密布皱纹,像一条条爬山虎,不断生长、蔓延。照片

上的母亲是年轻的,笑起来时是最美的,可时光毫不吝惜,挥一挥手中的魔法棒,让母亲拥有了变老的标志

我原本以为母亲不会弄针线活——可母亲的确为我缝过落掉的扣子。

夜色太黑,她本以为我睡着了,于是拿出针线和衣服,带上近三百度的眼镜,在日光灯下为我缝扣子——动

作有些笨拙,一针一线缝入,却注满温暖。第二天外出时,我穿上了那件暖衣,母亲看着我,目光里有一种

笑容。

我从未真正地敢走近母亲的工作室,环境污染大——一直是我心中的禁区。所以,也从未想象过母亲工作究

竟有多累,只知道她上班回来可以倒头就睡,只知道她的肩膀会经常痛,只知道她的背会经常酸,却从不问

为什么。

母亲喜欢爽朗大笑,在我面前似乎从来没有烦恼,有时会和母亲开玩笑说:“是我的魅力太大啦!”其实也

知道,她是不想让我担忧她的烦恼,白了我的头发,她的思维就像一个网状栏杆,连空隙也是家。

有时候,也会因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他人,也会和母亲闹别扭。而每次赌气不理她,不吃饭,半夜肚子饿得

难受,去冰箱找东西吃时,总会发现餐桌上还有刚加热的饭菜和床上假装睡着的母亲。

母亲总是这样——不管我们有多任性,总会一再地谅解。

永恒的不是我们,而是母亲所有的须臾瞬间。不朽的不是母亲的容颜,而是她一生的奉献。



相关阅读:
第三方验货公司 www.jsdinspection.com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